在这份文件当中

2020-06-16 12:43

2

“我能回答的就直接电话里解释,如果遇上一时解决不了的就会让市民联系相关负责人。能尽快解决的就抓紧,问题总是要解决的。官员要是回避,其实也是给自己增加了工作量。”胡传国说。

领导电话一经公布,便引来社会热议。有人质疑,电话真能打通吗?是领导本人接的吗?也有人担忧,若遇上骚扰电话怎么办?如果电话成热线,不影响工作了吗?

1

“我就这一个号码,很多年都没换。”庐江县城管局局长张志勇告诉记者,“公职人员就是为老百姓办事的人,既然为老百姓办事,怎么能让老百姓找不到呢?”张志勇称。

“我不认为妨碍工作,工作不也是为了解决问题吗,那不如早一点给群众解决。”接通电话时,县教育局局长胡传国的嗓音已经略显沙哑。自公布号码以来,胡传国每天需要接近十个百姓电话,基本都是农民工子女上学、民办学校教师待遇、高考等相关政策咨询。

庐江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陈军则表示,公开手机号码将再次降低反贪腐的门槛。“以前群众习惯打纪委专门开设的举报电话或者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号码,但是公职人员由于职业要求,很多时候不在办公室,打手机肯定能找到。发短信求助,我们一样会回复。”陈军表示,目前庐江县领导干部在接到市民来电后,会让该市民随后编发一条短信,简明扼要的介绍求助内容。

“按照县里要求,七个工作日内必须给市民回电,反馈处理结果。”庐江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叶志明表示。

皆为私人常用号码

在胡传国忙得不亦乐乎的同时,庐江县大多县直单位领导的手机却并未“火爆”。庐江县物价局、计生委、城管局等“一把手”的“话务量”每天只增加了三个左右。

从今年1月30日,农历蛇年的最后一天起,庐江县政府领导干部的联系方式不再是“注意保密的内部资料”,而成为公开信息。

多位领导电话量

本月18日到19日,记者在工作时间内随机拨打了名单中的35个号码,共联系到34位领导,包括县物价局、县教育局、县计生委主任、县城管局、县纪委等部门“一把手”的电话,且都是本人接听。

号码公布至今已近一个月,记者致电多个部门的“一把手”,深入了解“聊效”究竟如何?

当天,庐江县“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在县政府官网公布了一份名为“全县部分领导干部手机号码表”的文件。在这份文件当中,包括庐江县委书记、县长、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县政协主席等142名领导干部的手机号码。

七个工作日内需答复

“除了打电话,市民可以通过市长热线或各职能部门的公开号码直接求助。现在沟通渠道很多,并不需要直接找领导。”叶志明表示,话务量没有明显增加在意料中。

未见大幅增长